首页 » Author Archive

那些年我们一起参加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记GMIC 2012

2012-06-033条评论

昨天Mobile 2.0作者Cymbi更新了一篇Mobile20成立4年的文章,碰巧的是,一年一度的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也已经开了4届,而我也是连续第三年参加GMIC。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之前,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的讨论: “1W一张门票?卧槽谁疯了啊?买这么贵的门票开会?” “这样的大会有意义么?能学到啥么?都啥人去啊?” “靠谱的人就应该专心做自己的业务,没事参加神马大会?” “长城会是什么组织?都是忽悠人的吧?”…… 类似的问题我每年都会听到,我每年也都会不耐其烦的一遍遍的和对方解释这个会议的种种。但我想,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说这些东西,因为2012年的移动互联网不一样了,自然“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也不一样了。回归理性也好,泡沫小破裂也好,没有商业模式也好,酒驾也好(传送:李彦宏谈移动互联网:像在酒驾很刺激也很危险),移动互联网在2012年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我不怀疑GMIC依然会继续这样一年一年的开着,但我知道,那个属于行业大聚会性质的“节日”会议变味了。 没有对错,或许都是行业发展的必经阶段…… 我每年会参加两次类似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大聚会,一次是春季的GMIC,一次是秋季CSDN的移动开发者大会。而在每次会议之后,我都会做一个PPT作为一种记录和总结,今年也不例外。整体上看,今年GMIC的嘉宾和主持人的“规格”很高,但规格不完全等同于质量。从国内大佬到“外来的和尚”,从热点话题到那些“令人抓急”的主持人,我力图用一种诙谐的角度回顾这次大会。 关于大佬们 腾讯马化腾、小米雷军、华为余承东、UC俞永福、91胡泽民。 我选择了这5位大佬的内容做描述,除了各自的PR之外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国内移动互联网的竞争态势。创业公司、中型公司、大公司、传统行业公司的进入,让这个行业的竞争异常激烈。除此之外很巧合的是,我选择的5位大佬都和360老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可搞笑的是老周根本没来参加这次会议,正可谓“杀敌于千里之外”啊。 关于外来的和尚们 既然是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那就必然不能少了国外宾朋。本次GMIC上我分别选择了三位来自Evernote、Flipboard和Halfbrick(水果忍者开发商)的嘉宾观点,同样有意思的是,三位嘉宾的核心问题都是“如何更好进入中国”以及“如何避免山寨和抄袭”。 关于热点话题 这次GMIC的Panel很多,但我仅仅选择了3个:移动终端、移动游戏和创业投资。 终端我就不用多说了,现在你不做手机你真不好意思和人家说你是搞互联网的。而移动游戏在目前这个时点,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出现了很大的差异。或许还是那句话:收入是衡量国内移动游戏领域最直接的指标。 无关对错、无关理想化,现实如此。 至于创业与投资,随它去吧。在这个“分析师无节操”的年代,说啥都显得那么苍白。 关于那些让人抓急的主持人们 作为一个吐槽湿,其实这部分内容才是我最喜欢的。借用最近很红的暴走漫画格式,我把当天在会场见到的两场比较有爆点的访谈进行了还原。 主持人的不专业不能怪主办方,也不能怪主持人自己。这或许是行业走向“成熟”的标志?(越来越多的其他行业的人开始进入并且关注,同时还装的自己多么懂行。) 重头戏来了,看官们若有兴趣可下载今年GMIC的总结PPT文档自己看看,PPT备注中有各家科技媒体的访谈笔录(PPT文档下载地址:立即下载)。 附过去2年的GMIC和CSDN移动开发者大会文档: 1、Gmic分享 0601 2、rosicky311@Mobile 2.0-移动开发分享-20101127 3、rosicky311@GMIC2011分享 4、移动大变局下的抉择 2011 mdcc会后有感

互联网大佬们的手机“梦”—白日做梦的“梦”

2012-05-1712条评论

在正文开始前先讲个八卦:上周的GMIC,传说企鹅公司请深圳当地50几家硬件厂商相关负责人去北京参加这每年一次的、极为隆重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起初的安排仅仅是参与会议而已,企鹅并没有安排这些嘉宾晚上的腐败活动。但这事儿被数字公司知道了,“帝都可是我的地盘!,你不在深圳好好呆着跑这来,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随即数字公司动用各种力量寻找这50几位硬件厂商代表。结果就是当天晚上企鹅临时组织,小马哥亲自宴请+陪同,最后搞到后半夜1点才放走这些硬件厂商。

腾讯VoIP之路的最后一公里

2012-01-1216条评论

文章的最开始我们看一条爆料微博: http://weibo.com/2366126997/xD3BNwks3 QQ通讯录的Q-Talk功能即VoIP功能已经开发完毕,等待合适时机发布。简单通俗的讲在极端状态下,Phone-Phone的通话都可以走流量。为什么这件事情很重要?因为这等于掘了运营商的祖坟——语音业务!目前这个时点,国内的运营商收入来源还是短信、语音和数据业务,其中短信和语音业务的毛利更

杂谈腾讯微信的崛起

2011-12-1119条评论

写在最前面: 其实这篇文章是上个月初参加完CSDN会议写的,当时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发表。结果谁曾想接下来这一个月,微信的老大张小龙因为和菜头的一篇文章大红特红,微信也已经被人说得不能再多,所以今天回头看文章中的内容,大部分圈内人基本知道了。但最近正好有机会去广州出差,拜访了微信团队的一些员工,发现写的东西还算靠谱,各位看官就权当这是一篇“捧臭脚”+“马后炮”般的文章吧。

关于iPhone和Android手机数量那点事儿(二)

2011-11-2419条评论

看到文章标题,有(二)自然就有(一),第一篇iPhone和Android手机数量文章回顾: 写于2011年5月23日:关于iPhone和Android手机数量那点事儿(一) 点击阅读 其实写关于国内移动智能终端数量这事儿,我已经说了有2年了。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写此类文章,因为到明年,iPhone和Android手机数量级将足够大,其终端的数量、普及率已经有足够市场让你去做任何事,所以到明年再讨论终端的数量就没意义了。一如当年早期的CNNIC数据统计报告还会说中国有多少上网设备,而今天呢?谁还关心中国有多少台电脑能上网?同理。 而也正因为是最后一次写中国市场iPhone和Android终端数据,我力图寻找任何可能对结果有指导意义的数据、报告、新闻、微博等。当然,任何人都没有非常明晰且准确的数据,我会从我所得到的各种数据中大致进行估算,结论如下: 截至11年Q3底,在中国人民手里iPhone大概在1200-1500万之间;预计年底会达到1500-1800万; 截至11年Q3底,在中国人民手里Android手机大概在2200-2500万之间;预计年底会达到3000-3500万。 我不想解释什么水货、行货、出货、存量、渠道等等各种数据之间的关系,只能告诉你这就是所有移动互联网从业者最关心的中国iPhone和Android终端的数据。 结论给出后我开始论证。 首先是iPhone 数据来源: 1、11年中国移动王建宙先后6次公布使用移动号码的iPhone数量(即在网用户)分别是: 10月25日1000万 10月13日950万 8月31日853万 7月30日744万 5月31日560万 4月31日400万+(具体400多少,王总没说) 2、截至9月底,联通3G用户总量为3023万,其中3G上网卡400万,3G手机2600万; 3、9月1日,第一财经经过测算,联通的iPhone在网用户在500-600万左右。(点击阅读) 这些数据当然你可以选择不信,但我找不到更好且更明晰的数据。单纯的从移动和联通的加总看,截至到今年Q3 iPhone数量应该是900+500=1400万左右。这样以来平均一个季度新增iPhone用户400万多一点,那今年Q4就算500万新增用户,加一起总共是1900万左右,这还是在我们信任了联通和移动所公布的数据基础之上。而如果移动和联通有人撒谎了,那这个数据将再打个折扣,至于降低多少我真是不好说。 另外,我在搜寻各种数据的时候看到了一条很有意思的微博:http://weibo.com/2013504842/xq8CC3WbM 这条微博是9月27号发的,按照此微博所公示,在浙江省所有联通iPhone用户中排名26774名,打败了其他88%的iPhone用户,那么浙江省的联通iPhone用户数量就等于  :26774/(1-88%)≈ 22万。 那么,大家认为浙江省的联通iPhone用户占全国的联通iPhone用户的多少呢?我不知道,这数据只有联通知道,但从第三方我们可以有一个大致预估。 首先是百度无线所公布的数据:浙江省的iOS+Android用户访问百度无线占全国iOS+Android用户访问百度无线的7.5%; 然后是友盟发布的数据:浙江省的iOS设备占友盟可统计的全国iOS设备的9.1%; 那么根据这两个数据我们大致可以估算出全国的联通iPhone用户数量,结果就是: 根据百度数据:全国联通iPhone用户总量 = 22万/7.5% = 293万 根据友盟数据:全国联通iPhone用户总量 = 22万/9.1% = 241万 我认为这个比率的准确度八九不离十,那么就是说截至9月27日:全国联通iPhone在网用户总量也就是 250-300 万之间,这个数据比各大媒体所报道的数据少了整整一半……。 再来看Android 和之前写该系列第一篇文章的时候类似,我找不到合理的限定在国内的一些数据搜集,我只能用一些国外的报告去估算中国安卓市场的占有率。 具体数据来源有如下几个: 1、11月18日,Google官方发布全世界Andorid设备激活数量突破2亿。 这其中还包含aPad的数量,另外就是国内很多安卓终端是没有内置Google服务的,当然Google官方也就统计不到这些设备的激活数据。 2、Android 开发者面板(developer dashboard)显示只有0.9% 的Android 设备屏幕在7 寸(含7寸)以上。 这意味着什么?7寸以上不就是安卓平板么?所以根据2亿的Andorid设备激活量算,安卓平板总量在180万台左右,真小啊…… 3、Gartner公布的2011年全球智能手机数据,Q1-Android-3600万,Q2-4700万,Q3-6000万,前3个季度合计1.43亿,估计全年Android手机出货在2.1-2.2亿之间。 […]

坑爹还是靠谱?弹性社交网络杂想

2011-08-1317条评论

  弹性社交网络,一个在目前这个时点谁都不能解释清楚的新概念;但关注移动互联网的朋友都知道这个概念最早来自于Color。关于Color,可以查看Mobile 2.0博客文章《Color融资4100万美元的猜想》。   Color的初衷是创建一种新型的社交网络新方式,在具体操作上就是利用地理位置、图片和排列算法,将关注同一事件并在附近的人通过群组的方式划分,进而实现社区的构建。在这样的逻辑中,人与人的真实关系是可近可远的。Color是希望你和你认识的人(强关系or熟人)一起使用,同时也允许你和完全陌生的人在同一个群组。中国古语把这样的事情解释为邂逅。 所以在这里我想对于弹性社交网络中的弹性这两个字的解释就是:可松可紧。可以是完全陌生人,可以是一夜情,可以是熟人,可以是闺蜜,可以是……。打一个非常简单的比方,一次行业沙龙会议上的参与者,可能有你的同事、有你微博关注的人、有你的朋友、甚至可能你的老婆也在,这些人中有些是和你有非常强关联的,也有些人可能这一生你们仅仅见过这一次面。   不过可惜的是Color玩砸了,砸的很彻底!很多国内的观察者们都觉得Color太“坑爹”了,一如现在这个时点大家对LBS行业的评价一样:签到就是没意义、LBS不足以支撑一个独立的平台、LBS是大坑、谁搞LBS谁死……。似乎一时间吐槽LBS这件事情一点门槛都没有,大家都成了“砖家”。   作为半个移动互联网从业者,在Color已经失败的今天,我仍然不愿意轻率的下定论说弹性社交网络是“坑爹”的。相反,随着最近一段时间详细了解了一些移动互联网创业项目之后,我忽然意识到大家在做的其实都是弹性社交网络的方向,只不过我们在做的初期并没有意识到。   这件事一如SoLoMo,在概念出现之前大家也在做类似的事情,但没人总结了这样一个全面且贴切的概念。回到弹性社交的概念本身,它还很新潮,新到很多行业内的人即便在做类似的事情也都没有意识到这就是弹性社交。   为了说明这一“新潮”的概念,我用4个自问自答的问题来描述: 1、弹性的需求基础? 2、弹性社交网如何建立? 3、弹性的典型国外案例? 4、目前可以看到的国内的项目?   第一个问题:弹性社交网络的基础是什么?——关系!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先找到社交网络的基础是什么?我想这个答案很明显:关系。无论是以Facebook、QQ(IM)为代表的传统双向确认强关系,还是Twitter、Path为代表的单向信息传递关系,所有的社交网络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而这套关系的理论基础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六度分离”理论,即: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只需要很少的中间人(平均6个)就可以和全世界的任何一个人建立起联系。   注意这句话的最后5个字:建立起联系,最终的目的是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可以确定的是任何一个我们可以看到的在互联网上的社交网络平台上的关系都对应现实世界中的关系。   沿袭这一理论,那弹性社交网络的基础应该就是建立弹性的社交关系。   这样的关系不是Facebook、QQ那样的双向确认的强关系,也不是类似Twitter的单向广播式关系,而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没有明确界定的关系。 这个关系可以解决任何一个现有SNS没有解决的核心问题:虽然我知道我可以通过6个人联系到我眼前的这个人,但到底如何连接?他到底是谁?是我微博好友的老婆、还是我同事的大学同学、亦或是我们之前某次活动其实见过面并且换过名片?   那么如何才能建立这样的社交关系呢?或者说为什么人们需要这样的关系呢?   第二个问题:弹性社交网络如何建立?——场景!   弹性社交网络与目前的社交网络最大的区别就是场景,任何的弹性网络都需要特定的场景来实现。我现在想到的比较典型的弹性场景如:会展现场、演唱会/球赛、社会事件现场、酒桌上、夜店、KTV、火车上、飞机上……   简单理解,任何可以交换彼此身份信息的场景其实都可以建立一个弹性社交网络。关系建立的方式就是交换身份信息的方式,比如:换名片、互留手机、互加微博……,但这里切记要注意,弹性社交网络并不等于陌生人交友、不等于LBS确认也不等于群组聊天。   第三个问题:国外谁在做?   理论之外让我们看看美国到底有何新兴的产品出现;除了众所周知的Color之外我找到了2款比较典型的弹性社交产品:Sonar和With。   1、Sonar:今年的TechCrunch Disrupt大会(纽约站)亚军得主(冠军是P2P汽车租赁服务——Getaround)。   产品slogan:Know who’s here   “Sonar的原理非常简单,开启Sonar应用之后,我们将为你指出角落里的那个家伙是你大学室友的Facebook好友、点唱机前的那位型男就是你在Twitter上关注的一位VC、吧台的那位索女也喜欢Arcade Fire 和 海明威。”(Via 雷锋网)   事实上Sonar想要解决的这一问题很难,因为普通的社交图谱密度很可能达不到能在特定位置将两个陌生人相连接的程度,此外,陌生人之间也会对使用这种开放性的应用有所抵触。   Sonar的解决方案是,利用用户已经在其它社交网络上分享的数据,来加大用户社交图谱的密度。Sonar打算将海量数据的利用作为其盈利模式,创始人Brett Martin表示:“我们的愿景是聚合和分析所有的实时位置相关数据,来帮助大品牌商和中小企业主实时地识别其(潜在)客户,以提供最及时、最相关的优惠信息”。   2、With:知名图片分享应用Path团队的另一款产品。   产品slogan:A fun,simple way to share who you’re with.   在With上分享你周围的新鲜事儿包含有下面三个要素(Via iFanr): 至少选定一个好友(必选) 输入一段描述(可选) 拍摄一张照片(必选)   发布更新之后,好友们可以在 With 和 […]

关于iPhone和Android手机数量那点事儿

2011-05-2332条评论

在正文开始之前,先来一道算术题吧。条件1-某人为了统计学生数量,抽样调查了某小学内的500名学生,随机抽查的;得到的男女比率是55:45。 条件2-从学校档案了解到,目前学校共有男生400名。 问题1:这所学校大约总共有多少学生? 问题2:女生有多少? 问题3:有多少人是独生子女,多少人不是? 如果单纯点想,前两个问其实就是一道小学的算术题。学生总量就是  400/55%*100%=727 (人数,取整数),女生总量就是727-400=327。第三个问是纯2B,不解释,天知道有多少。(如果深入到统计学原理上考虑,条件1中的随机性,也就是这500个样本是否符合统计学要求就变得十分重要。如果这个随机抽取并非完全意义上的随机数分布,那结果就有可能偏差,但这个偏差的范围有多大?在一个总量是727的样本空间里抽取了500个样本,覆盖率68.8%,爱好刨根问底,且还记得高数知识的同学帮我算算偏差。) 题算完了,我想很多关注了最近几天微博的朋友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了,看下面两条微博。 1、UC-俞永福 2、中国移动-王建宙 明白否?在UC的覆盖的iPhone上,55%移动,45%联通;而移动的总量是400万,那么所有iPhone总量是多少?联通多少?还用再算一遍么?直接出结果吧。 727万iPhone,327万是联通的。其中有多少水货,多少行货的问题一如上面的问题3,根本毫无关联,已知条件和这个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同时,700多万的iPhone数量正好也与上个月月底GMIC上同步网络CEO熊俊公布的数据一致。(如下图) 计算好了iPhone,我们来看看Android。我悲剧的发现我依然没有找到非常直接的数据,我只能通过一些侧面数据去算。 数据1:友盟1月发布的Android报告,覆盖国内400万Androdi终端,当时说是覆盖率50%。报告地址:http://www.umeng.com/report; 数据2:目前全世界激活的Android设备1亿部,日激活量40万,三个月前日激活数量是35万。来源:5月10号Google I/O大会公布的数据; 数据3:Gartner统计,2011年Q1全球智能手机出货1.01亿部,其中Android近36%-3570万部,亚太地区出货占比37%。 怎么算?这些数据怎么才能大致得到中国的数据?从数据3粗略估算,1.01*36%*37%=1345万 这大概是11年Q1 亚太地区的Android手机数量。也就是11年Q1 每个月亚太地区大概的Android出货量在450万左右,亚太地区总被提及,到底是哪些国家,我特意百度了下,得到结果如下:狭义上,指西太平洋地区,主要包括东亚的中国(包括港澳台地区)、日本、俄罗斯远东地区和东南亚的东盟国家,有时还延伸到大洋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 中国大陆地区占这里的多少?谁知道?谁能告诉我下?我拍拍脑袋大胆假设是1/3,那也就是国内每个月新增Android手机150万。眼瞅过去5个月了,咱就计算到5月底,新增合计750万,算上年初的存量800万,那么总数就是1550万了! 很多人看到这里会有很多疑问。 疑问1:友盟的数据是否准确?为什么很多人说10年结束中国大概也就只有500万Android终端; 疑问2:中国占亚太地区的1/3是不是太激进了?1/4差不多吧?甚至1/5; 疑问3:你直接这么乘是不是算的太粗糙了点? 实话实说这也是我的疑问,但在目前的数据基础情况下我也只能计算到这个地步了。改几个条件,用悲观一点的方式再算算: 如果10年年底中国国内Android存量是500万,如果中国占亚太地区只有1/4,总量就是500+450/4*5=1062.5万。不往下算了,大概的数量级基本确定,1000-1500万左右,每个月出货110-150万之间,加上原来10年的存量就是总数。至于到底每个人选择MAX还是MIN,全凭直觉了。 文章最后补充一个八卦数据作为结尾:腾讯的朋友说目前有大约1500万个QQ号在Android设备上登录过(不保证数据准确性)。那怎么算Android手机总量?俩数想明白就成,平均每台设备几个QQ号(1.2?1.5?1.8?),手机QQ在Android手机的覆盖率(60%、70%、80%)是多少? 我也不算了,多少量大家自己想吧。

当前第 1 / 3 页 :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