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kia的困境:真实还原其转型历史内幕| Mobile 2.0
主页 » Symbian,终端厂商 » Nokia的困境:真实还原其转型历史内幕

Nokia的困境:真实还原其转型历史内幕

作者: | 发表于2011-02-20 | 我说两句

  [编者按]缺乏远见和耐心的Nokia董事会和高层,因方向多变而导致执行不力的中层,这才是一个没有了主心骨的Nokia,新CEO也无法解决,至少他的现在那些策略无法激发团队。

  Nokia和微软WP7,是谁救谁?还是病急乱投医?Elop揭开一个热门话题。

  自2006年以来,Nokia一直在努力转型,希望进入服务领域,并非外界所言他们对Apple进攻后知后觉,而事实上,在过去几年里(特别是2007、2008、2009三年中),Nokia不仅大势鼓励内部在互联网服务上创新,成立内部的投资部门来支持类似Widsets创新,也出现一些脱离Nokia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团队,如Jaiku(该团队后被google并购);而且在2008年~2010年之间,并购各类创新服务近12个,其中以81亿美元收购地图服务Navteq为最贵。但,这几年的Nokia一直是在摇摆中前进,其董事会和高层缺少对互联网服务有远见,又能得到董事会认同的核心人物来主局。

  事实上在Nokia内部,有一个人是在推进和执行nokia的服务,那就是Tero Ojanpera,先前是Nokia的CTO,现在专门掌管Nokia服务部门,其中包括OVI,在2006年到2008年间,他在多个公开场合描述移动互联网的远景,也在多个市场秀上展示和介绍Widsets服务(也即是OVI前身的移动互联网服务平台),也是他全力推进移动娱乐服务,曾被比喻为Nokia的Jobs,这也是部分开发者的期望,但只是期望。到2007年显然是一个关键转折时期,Nokia董事会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可获得其信任高层执行人,口头上虽然支持Olli-Pekka Kallasvuo,但他没有真正的业绩说服力;而Tero Ojanpera,可能Nokia董事会认为:他只是一个技术管理者。

widsets

  2007年底,Nokia把北美总部设在纽约,而非硅谷,再次显示出一个硬件厂商的选择。Nokia另一地域倾向就是英国,这个芬兰公司,虽然在世界各地销售他们手机,但很多创新的服务试点却在英国,一直延续至今,包括此次Elop就职发布活动也在英国。

  当2008年,Nokia决定要电子商务和移动支付做尝试时,也选择了英国,确实,在2005~2007年间,英国在欧洲的移动应用的创新活跃时领先的,可以从当时Mobile Monday活动记录看出。可惜英国零售业在移动商务并非如他们想象那样强劲,这从当时沃达丰的移动应用在TESCO等等推广可以知道,有不少服务创新程度只停留在短信,而非如当时WidSets应用,更谈不上iPhone应用。这些选择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不可避免的被淘汰了。而Nokia移动商务和支付,也在2008年下半年进入缓慢发展和停顿。似乎整个团队推进很慢,还包括NFC,也没有全力参与2009年法国里昂的NFC试点。看似欧洲市场并不给力,都是一些半吊子事。

另一方面,Nokia面对亚洲市场崛起,一直有一种复杂心理,如印度的feature phone,中国移动应用,更无法进入日本和韩国……虽然Nokia也尝试在印度的feature phone,也开发了支持印度国情的服务,如短信社区,并获得用户好评;并给印度农民提供基于短信的农业信息服务等等,但这些与当时主流服务发展趋势有些距离,无法获得全球市场认同。而2006-2007年间,中国移动应用及短信服务后,客户端应用开始蓬勃发展,那时Widsets占据发展前沿,事实上,Widsets中国业务增长远远高于欧洲和全球平均,这也许也是得益于Tero Ojanpera直接掌管Widsets发展有关,他支持中国Widsets作为一个独立业务区。但这些尝试没有得以持续支持,到2008年6月,金融危机强烈爆发,在中国和印度的等等新兴市场的创新业就被压缩,也使Nokia在新兴市场上缺少有力的挽回之力。而地区市场的OVI虽有发展,其发展势头无法与App Store和Android相比,加之OVI中应用服务不少都是市场的2~3名以外。

  2009年和2010年间,也就是大家的熟悉的Nokia处于OS的摇摆选择中,虽然,那些收购的服务被纳入OVI旗下,但其整合力度如同当时Yahoo一样有收购的现金,没有整合的能力,一些人才开始流失。如大家还记得话,在2006年底和2007年上半年,与twitter可以并肩的一个jaiku,该团队就是出自于Nokia的创新服务部,他们后来才转战到硅谷,被在互联网服务核心地带的twitter摔在后面,后被GOOGLE收购。

  但在OS之战中,令人不解的是全部收回Symbian后,Nokia后期计划不明,也没任何开放计划,同时重金转战到MeeGo,而2003年Nokia就开始了基于Linux的Maemo系统研发,到2010年间,MeeGo的两位负责人Anssi Vanjoki 和Ari Jaaksi相继在2010年7月和10月离开。此刻,Nokia已经完全失去的发展方向。
如果在一片反对和质疑中,给Nokia此次WP7一个理解,可能就是WP7的软件开发与Nokia有互补,又都计划发展商务市场。可大家都明白,虽然WP7不同于WinMobile,PocketPC,WinCE,但是多年来MS在互联网上战略执行力也是一个大疑问。所以,Google的Gundotra发tweet:” Two turkeys do not make an Eagle”,虽然极端,也是大部分人的观点。

  缺乏远见和耐心的Nokia董事会和高层,因方向多变而导致执行不力的中层,这才是一个没有了主心骨的Nokia,新CEO也无法解决,至少他的现在那些策略无法激发团队。

  Nokia过去这几年困境验证了事实:上一代公司虽然投入研发下一代技术,只是防御性,他们依旧以上一代技术来服务旧客户和去争夺新客户;但是,在客户市场变化和下一代技术成熟时,下一代技术公司自然开始抢食上一代技术的稳定市场和旧客户,当上一代公司醒悟时,为时已晚,新一代技术的公司成为新霸主了!

本文约稿作者:Stan Chu,Twitter/Sina: stanchuMobile 2.0 Family封闭群组成员。


我的看法

 

以下所有信息都可选填